文章

會 ‧ 朋友

圖片
當得知她倆,在中環重整旗鼓,一直想探望一下她們。

店一開,氣勢火爆到不得了,所以都未有造訪。怎樣個火爆法?一上榜就進佔OR第一、更曾是「最多收藏」三甲。而她們,只是希望以家鄉美食饗一眾來客的兩個女人仔、一家「小店」(這兩字好像變了 buzzword!)。

這個星期六,我跟同伴決定動身去瞧瞧。本預咗要等好一陣子,然而五時五十分,我倆到達店門口,竟未有人龍 ... 不過轉眼之間,後面已站著五六組客人了。

她們一路走到此,重新起用水街草創時期的店名。Branding 看得出是有心思的,同時給我反樸歸真的感覺,心頭有一份「終於可以聚舊」的興奮。



回顧舊店,嘗過的款式不少,但只寫過牛肉麵一道。這兒買的牛肉麵,多了「外省」兩個字,好像突出了這個詞 (在台灣,的確有種說法,把台灣人分成本省和外省;而在香港,她倆也順理成章成為「外省人」?!)。加上一直想念的蛋餅,再加個菜和小吃,構成這頓早鳥晚餐。

水蓮 ($78) 先上菜。這是在香港較少找到的菜,即使在台灣也集中於南部栽種;以前去台灣,試過的野菜有山蘇和過貓 (龍鬚菜) 等,記憶中似乎就沒有吃過水蓮。看樣子,完全想像不出與「蓮」有關,反而有點像韭菜花。可能水蓮本身較清淡,兩位媽媽用上煙肉去炒,菜 (其實是葉柄) 質地爽而 juicy,加上煙肉的香味和帶油,相當不錯的配搭。秋風起,若想再試吓新意,不妨考慮配臘肉!


再來就是蛋餅 - 一道在台灣工作時比較少吃、卻又讓我特別有感情的餐點。這回點了九層塔蛋餅 ($43):一種台式料理中常用的配料,最有印象的是八里河岸的炒孔雀蛤,為菜餚提香,加入蛋餅又有怎樣的效果?


雖然是主要配料,但蛋餅中九層塔的份量不多,未有做到一口咬下去的滿口清香。蛋也沒有比餅皮厚很多,蛋味亦不算強烈,最覺的是擠在餅面那些帶甜的醬汁。整體味道是平衡的,算是清淡 - 跟之後那一道菜比起來,更是如此。


由味淡進到味濃,外省牛肉麵 (半筋半肉,$85) 上桌!湯面的辣油吸引了視線,而湯本身比一般紅燒的稍為透明,看到湯裡淺層的麵。看樣子,預咗辣,一舀湯頭、喝了一口,比他店牛肉麵的要辣,那profile有點像麻辣。這麵,重點不在麵條或牛肉,而在湯;喜歡或不喜歡,純是個人選擇,對我而言是對味的。

早餐 (三):好 ‧ 神隱

圖片
一句講晒:食物質素是平均之上,性價比甚佳,改吓口食扒類早餐,食少啲澱粉喇!夠靜焗,但其實不是好事 - 寧願佢多些生意!

在彈丸之地的香港,做零售或餐飲,有三個黃金法則:location, location, location。這也帶著三個潛在議程:錢、錢、錢。旺舖奇貨可居,只留給付得起租的店家,也是那些服侍付得起錢的消費者 (即是,幫佢交租) 的店家。在中環和CB一帶,地舖幾乎看不見食肆,若您逛街逛到餓了,那希望名牌包包和運動鞋能把您填飽。

連鎖式食肆都敗走旺區的今天,小店可以怎樣生存?邊緣化、「巷弄化」,走到橫街窄巷,租金容易負擔;但客源不夠,便變成持久拉鋸戰、「食之無味,棄之可惜」的困局。

此番我們吃早餐吃到巷子裡,這家 <茶博士>,就是典型的例子。

當初聽聞其開張,是在大街茶記吃早餐時。「喺邊㗎?」「呢,屈地街,旁邊有間24,再轉角 ...」聽都暈。到街口,拿了其通街派的餐牌,「本店咖啡奶茶一試難忘」,很大的一個期許和允諾!

這天早上,我們便前往一試。同伴先去,我遲幾分鐘到,怎料她才剛坐下。「真的不易找,」她說。倒也是,如果只著眼於地址中寫的屈地街,成條街走十次也找不到!因為小店是在大廈的背面 ...








進到店內,形狀窄長 (開放式廚房兼水吧佔一邊,而沒有後欄),位子不足三十,反而最裡面半開放的一張桌,能提供較安靜的用餐環境,甚有特色。好餓,馬上點了餐,但我們又發揮「不會照單全收」精神,要求店方「飛蛋」而多要一款肉、並以多士取代牛角包。重覆光顧的「訓練」下,店裡上下都自動自覺改單 (偶爾還是要稍為提醒),大家也變成有傾有講。


第一次看到這個 presentation,我倆確是有點驚喜。撇開餐肉腸仔不提 (標準化的加工肉類,沒甚麼高低),那塊牛扒,件頭不小、肉不韌又吃不出梳打粉味、又煎不過火,合格有餘了,而青瓜和蕃茄片都是可以食埋的新鮮。收三十三大洋,絕對對得起良心!


豬扒,不論件頭、調味、肉質 (有嫩感,煎透而不「柴」),都交得出理想的性價比。


魚柳,才是這類早餐最難過關的。怕腥、怕粉多過肉、怕魚肉唔精神和散開 ... 當然還怕件頭細食唔飽!同伴說,最初問店家是甚麼魚柳,廚師成舊魚攞俾佢睇,當然後來是經過處理、沾炸粉脆漿等,才變成現在的樣子。(這也曲線地證明了,店方並非進那些預製好的炸魚柳件。) 吃進咀裡的不騙人,面層脆內層juicy,熱辣辣的沾沙…

早餐 (二):自己 ‧ 人

圖片
在半山,要找早餐吃,說難不難;但要找一家心甘情願光顧下去的,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
以往地鐵未西延,較多搭路面交通,經過堅道,總會留意一下食肆的動向 (太湖的消失,可說是多年來最大的遺憾);但近幾年很少逛了,直到近月回歸,進行「晨早活動」。認識半山冰室,是從某次的炸雞脾下午茶開始;一直想試其他的,只是時間沒法配合。「活動」結束後只是八時多,而她是九時才營業 ... 至少表面上是。

某天,真的想去吃,致電到店詢問,對答是這樣的:

「請問幾點開呀?」

「我哋九點開!」

「但我哋想食早餐 ...」

「可以呀,趟側門入嚟吖!」

吓竟然 ... 那刻的心情,就好似打紅白機 Dragon Quest (知係乜嗎?) chok 到「上上下下左右左右AB」咁:嘩,好神秘呀!

從舖位側面趟門進去,我並沒有進到 Diagon Alley,而只是冰室的店面。無咁奇幻!






















幾位店員正忙著,既預備開門營業,又要招呼像我倆這些未夠鐘就要求食早餐的客人。「有幾個客,食完走埋喇!」老闆娘邊煮邊笑著說。我們還要麻煩她拿出未放上餐枱的餐牌,更要招呼我們不按「標準」點餐的要求,難怪不時聽到客人說,來這裡用餐就像回家一樣!

這兒供應的扒類早餐也是比較典型的,一膽 (豬/牛/魚) 加蛋再配一腳 (餐肉、腸、腿)。為了健康,我們外膳時通常都自備一盒瓜菜,早餐時更經常備蛋 (最近學了用電飯煲弄溏心蛋,好吃又有滿足感);這兒不單讓我們肆無忌憚地邊鋸扒邊吃菜,還接受我們的早餐「飛蛋」轉兩款配腳!阿媽都未必如此有耐性!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9時,捲閘打開了,來客更是絡繹不絕。老闆娘和店員們,有主婦又有年青人,一邊忙著招呼、下單、製作和上枱,一邊趁僅有的空檔,與客人們閒話家常。我倆吃飽後,呷著還燙口的奶茶,享受著這舒服的氛圍:單單存在著,成為這和諧圖像的一部分。

我們旨在追求價位平實的好早餐,而何謂「好」,無法單用食物是否「抵食夾大件」甚或性價比去衡量。像半山的早餐,件頭不是大,扒餐每份$38 (近月剛加價$2) 在本區可說是合理。小店,總是有些附加價值,讓人總要繼續撐她們,讓她們也在艱難中撐下去!

半山,原來咁有人味。

早餐 (一):唔捨 ‧ 得

圖片
忽然間,我倆都變成了晨型人。
清晨五點起床,做些家務,然後外出,尋求天人合一。心靈飽餐之後,輪到胃了。由起床一刻至食物到肚,少說也經過了三小時的飢餓,所以這頓早餐馬虎不得;為尋覓合意的早餐,我倆從西灣河、北角、大坑、灣仔,吃到半山、西營盤、石塘咀 ...

還有這次介紹的,跑馬地。

對於跑馬地的吃,我可謂幾乎一無所知:很久以前有友人請同伴去慕晴慶生,也曾到過這番再造訪的街市熟食中心,係咁多。這街市雖有冷氣,但這早上如果不是同伴主張,我未必會坐下嚐嚐早餐。(她決定的總比我的好,這是硬道理!) 有兩個檔口做早市,電梯門一開,店員們已分別揚聲、揚手招徠。最後怎麼會挑昌記,我都記不起了,但那「全港第一厚多士」的媒體報導,的確吸引了我。

因為近年飲食習慣的轉變,澱粉少吃了,所以港式早餐常見的麵餐已不會碰;扒餐 (!),成了我倆挑餐的首選。昌記的早餐,彈性大到不得了:選兩餸,配粉麵通又得 (她的通粉,大粒而坑紋深,好像蠻有名的,點的客人也不少),配多士又得 (full-size 一塊包斜切兩份,醬料仲任揀)。如果想粉麵多士同享,好簡單,選一餸就得嘞!彈性,I like!



 一般的扒餐,豬牛雞魚通常平排,但這兒魚柳是「配腳」,所以來一個牛魚配。吃過魚柳,明白了不是主角的質素,以後也很少點了。薄牛扒,有咬口、但不「膠」亦不覺梳打粉味,算是食得過。


 問店員,這裡最有名的餸是哪些,她說是豬扒和雞翼。照點了一份,豬扒確實醃得不錯,煎得火路合宜又不會過乾;而雞中翼算大隻和肥美,滷水味道稍淡,不過這鹹度反而適合早餐。兩款餸都成了我倆每次的必點之一!





















除了魚片,從店員得知,原來還可選魚片頭,不過通常要早上八時後才到貨。這第十九款餸,炸得香香的、上桌時還很燙;一客四粒,係抵食嘅!我留意到,不論魚片還是片頭,裡面是有一個個像氣洞的東西,是不是手打才有的效果?直覺告訴我,這才是真 ‧ 魚片!





















有一次 (是的,我倆已吃過N次,以這樣的比例提煉一片食評,作為食友的您是有福的),片頭未送到,我選了煙肉替代。在其他茶記,早餐中的煙肉是一片起兩片止,而這裡的是 ...





















多士,在他店的早餐中,或許只是單為填飽肚子、站在一旁的小角色;但在昌記,因為厚多士的名氣,成為我們每次在此的最高期待。我們固定點一份醬多、一份油醬多;外觀的分別不易看出 (後者的醬那層是比較「浮」的),吃起來就知道有牛油的較香而smooth…

知 ‧ 史 ‧ 飯

圖片
最近在讀一本書,作者用了大半生做一個有關生命的實驗:徹底放棄自我,將個人對事物的喜惡完全摒除,完全接受生命帶到他面前的禮物;回顧這生,居然出奇的豐盛。

與其總是按自己的劇本演出,不如順著人生的波浪前行,遇上的都是美事 ...

我倆遇上華記,也算是這一種吧。造訪這毫不起眼的小街,完全只是因為到處繞、想在附近找個停車的地方;莫說特意搵食,連稍作蹓躂的念頭也沒有。瞥見這位於巷弄頭、只有方寸的店面,要在巷子拉個蓬,就地放幾張摺枱兼作後欄的「士多」,如斯簡陋竟來客不絕,馬上挑起我倆的好奇心,於是擇日重來。

天時暑熱,是甚麼烹調絕學,令一眾食客寧願大汗淋漓、日晒雨淋,都願意「縮」在這一隅一嚐其味?原來餐牌就在牆上,賣的,不消五指已數完,而且日日如是!

選擇雖不多,但今天我倆只能吃一碟飯的量,點餐前還是有一些折騰。滷肉飯是同伴的心水之一,而她實在 not a big fan of 蛋包飯!然而三種餐之中,蛋包飯就佔了兩個席位,而且看見其他食客一副找到小確幸的樣子,所以就點個最 "豪" 的芝士蛋包飯來試看看。


套餐不用等太久就送到了,我不禁端詳了一下 - 嚴格來說,這像是「蛋蓋飯」多些,因為不是以蛋皮上下包覆米飯,而是一層蛋把整個碟面都覆蓋了 (蛋皮比較薄,內裡飯粒和肉料的線條都顯露了出來),上面再澆上一層稍稀的咖喱汁。看重賣相「正宗」的,或許到此就會DQ了這碟飯;還是一窺其內涵,才下判斷吧。

用匙羹掀開蛋層,出現已溶化芝士是意料之內,而令人意外的則是飯底並非白飯、而是味飯。店方對飯的處理,增加了一層味道,加上芝士的香濃和日式咖喱汁的辛和甘,整碟飯的味道層次就變成非常豐富。大口大口地吃著雞絲、飯和蛋,感覺實在而滿足!至於「當店自慢」的檸汁特飲,實在使我想起小時候愛喝卻不常有的屈臣氏濃縮橙汁和檸汁 (露底,就知我幾老餅!),炎炎夏日喝著,清涼之餘又有份緬懷過去的溫馨 ...

店真的很小,原料也只好放在本來已幾乎沒位子坐的「樓面」。泰國米、日本品牌咖喱磚、甚至沖調特飲的Sunquick,都毫無保留地公諸於世了;當然,那「美味的秘密」- 飯和雞絲的烹調法,則無從得知。

吃飽了、肚皮滿足了,輪到滿足一下好奇心。別過頭,問就在旁邊「洗大餅」的員工,這兒沒有士多辦館的東西賣,怎會叫作「士多」?原來她不諳廣東話,而用普通話答道:「不清楚哩 ... 聽說這店已有三十多年歷史了…